宁静,是生活的美学

浏览:573     发表时间:2016-09-03 16:52:44

  北方的冬季,有些萧瑟,微微寒意中我们叩响了海月楼的门,主人笑意盈盈地迎接,一袭中式服装尽现儒雅,低调沉稳却难敛艺术家的气度与神采。一扇门打开,我们立刻踏进另一番天地,城市的喧杂,干燥的冷意似都被推到了门外,取而代之的是沁人的墨香书气、满眼的翠色春意,古香古色的中式家具,清雅别致的布置,恣意攀缘书橱的绿萝,轻灵悠远的古乐淌满室内……一瞬间令人恍惚如梦,在喧闹繁华的城市如此用心开辟一处清幽的书室雅舍,游走于奢享物欲的俗世又怎样回归文人的静默笃守?带着满心的探索与钦敬,我们走进了熊晋老师的别样人生,忍痛抛开书法家的艺术造诣而关注他的生活方式和心灵轨迹,试图探寻一条平常人可以参与的修养旅程。

  行走,启迪生活第一程

  先生出生于太原,祖籍是四川泸州,大家说,是巴蜀的灵秀诡异与三晋的沉雄厚重双重基因成就出他书法艺术中既雄放豪迈又典雅飘逸的风格。无疑,人文血脉和成长环境对艺术家的气质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但更多的锤炼与丰富却来自艺术家自觉的行走与探索。

  旅行于人不仅能打开生活的另一扇窗,更能完善人的世界观与生命意义。每个微小的个体都是自然的孩子,当你踏上旅程,就会对生活,对自然,对历史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于是,生活的动力不再被时代的浪潮所左右,而是因对生活的憧憬,对美的追求所激发的一种主动的,内心深处的能量。

  旅行在熊晋的生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交八方友”是他的践行格言。他遍游祖国山河,所到之处,揽胜景,访真迹,全球仅存有的3000多件书画精品真迹,他已领略过三分之二,目睹真迹作品中变幻莫测的墨色技法与特有的气韵,于激动中体验传统文化之博大。在浸润中国经典熏陶中,他也不忘放眼异域文化,游历世界各地、亲身感受真正的西方艺术,并从绘画、建筑和雕塑等各种艺术类别中寻找灵感。他屡次参加法国尼斯、西班牙巴塞罗等国外书法艺术推广交流活动,成功地在巴黎和维也纳举办书法艺术巡回联展,精心策划法国艺术家山西展促进东西方艺术互融,其作品入展2013年全球华侨华人书画大赛获金奖,入展世界华人艺术精品展日本东京展获金奖,入展中国书画艺术欧洲巡回展获金奖,并有3幅草书作品被法国前时任总统希拉克收藏。在国内,他的草书作品先后在中国美术馆、香港展览中心等展出,香港《大公报》和《中国日报》进行整版推广。在中西方精粹文化的交流互通中,他将东方传统艺术发扬更加淋漓尽致,形成了自己“情远和力简”狂草创作理念,论文《悲剧性崇高美的旗帜》入选纪念傅山全国书法学术研讨会。

  回归生活本质,奔放源自宁静

  生活永远是自然而然的生活,而艺术就来源于这一切真实。当一个人能够静下来,真正地融入大自然和生活本身时,用平静的心享受放松、有趣味的生命状态,找到令人舒服的和谐、符合自身的韵律时,艺术便也呈现出它的美来。

  解析先生的书法创作,他强调,书写狂草,难在“静”,狂的内在是极静,在飞动飘逸的笔墨背后,是一颗平和而安宁的心。创作是一个平衡“情感上的狂与心态上的静”的艺术过程。书写之时,需要全身放松,心境自然,舒适而为之,找到内心平静的激情,满怀豪情而又潜回内转,让心境自然而然地流露,将全身的力道付诸笔端,掌握运笔的速度、力度、运动感,关注线的姿态、势态,才可以塑造出书法的生命力和精气神。

  熊晋深度认同阴阳是中国文化的核心,而彰显黑白艺术的书法无疑就是中国文化的基因所在,书法融会诸多艺术的共性,尤与音乐、舞蹈、美术相接近,所谓“无声而音乐起,无色而图画灿”,将丰富的情感流畅于毫间,创造出“轻若蝉翼,重若崩云”的线条雕塑感。而这其间的动静、急缓、轻重又需要用阴阳的理论进行“养”,将静态书体与动态书体相结合,正如中国的武术与太极,有一个从至刚到至柔的变幻,从阳刚到柔韧,是一个圆融的过程。

  把爱好当成事业的熊晋坦言,书法于他其乐无穷,已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也从未觉得累,反而在创作之后总有无与伦比的舒坦,在宁静中荡涤心灵,从飘逸中求得生生节奏,从而感受内在生命的风采。

  此处狂草,令人狂心顿歇

  谈到生活与书法的关联,先生说自己是书法的真正受益者,书法于他已从“独我艺术”成长为一种责任,书法不仅仅是个人修身养性的途径,更是一个艺术家以自我气场传承文化,弘扬正气和正能量的载体。

  尤其对于现在高节奏、高压力的社会,书法是提高个人修养最便捷、操作性最强的方法。特别是对于被西方文化冲击着的现代中国人来说,对西方的学习更多的是吸收了其物欲索求,向往安逸的生活,物质的追求,导致了信仰的遗失,烦燥的滋生和道德的沦丧,而国学的回归却可以调动人的潜质,书法正是用实际来修养身心最方便的途径,不容易走偏,对身体健康极有好处,可开阔心胸,富足心灵而不计较物质得失。

  先生之逸出于狂草,这里的“狂”不是狂燥,而是狂绢,心静而笔狂,豪放而有秩序,不拘一格而又自守有度,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书法于艺术家是一种毫不矫饰的生活状态,是抚平浮躁的灵丹妙方!每每临作,他必能平灭内心的一切冲突,于奔放飞逸中回归那份平和、平淡、闲雅、自然、真实、无染、质朴的心境,呈现给观者的是一片云水世界和山林之乐。先生说一幅好的狂草,不是让观众看后更狂燥,而是让他于欣赏中体会到那份平静与安宁,寻找到那份物我两忘,回归自然和本性的心灵平和,这是他创作的绝技,更是初衷和心愿!

  采访间隙,先生提笔挥墨,对我们的请教,耐心地指点和纠正,那份专注,谦和、从容,自然而然地融于行云流水的笔尖,在静谧的墨香中,于那跌宕起伏的字里行间,我们已然找回那份久违的宁静。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首页 | 关于我们

熊晋书法艺术 版权所有 2016 晋ICP备12003399号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新建路187号华宇国际B座16层A

技术支持:东方晋韵

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552号

姓名
电话
留言
验证码 *
图片展示

 大海有真能容之理   明月以常不满为心